内托的故事

内托的故事

内托的故事官方版 内托的故事免费版

  • 支   持:安卓/苹果
  • 分   类:
  • 大   小:0
  • 版   本:0
  • 下载量:
  • 发   布:2022-07-15 10:28

手机扫码免费下载

#把糖果当保健品卖,用你们的钱让骗子成了“亿

把糖果当保健品卖,用你们的钱让骗子成了“亿万富翁”



     今年64岁的安徽省淮南市居民韩红英(化名)至今仍不敢相信,她此前不顾家人反对,坚持服用了半年多的高价保健品,居然只是些廉价的糖果,对她的疾病起不到任何治疗作用。
 

  近日,淮南警方成功打掉了一个售卖虚假保健品的诈骗犯罪团伙,抓获嫌疑人26名,冻结涉案资金2亿多元、资产2000多万元,扣押金条38公斤。此前,该团伙几乎每天以网络直播方式,讲授所谓的 “养生课”,为观众“洗脑”,进而在微信群中兜售他们研发的“保健品”。
 

  他们称,这些产品可以预防和减缓老年人的高血压、高血脂、关节疼痛等症状。很多人对这些产品深信不疑,争相购买。
 

  7月9日,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分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副大队长李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团伙专门针对50岁以上的中老年人行骗,并为这个群体制定了针对性的“话术”。代理商在全国开了600余家实体店,遍布20多个省份,加入他们微信群的中老年人多达26万余人。
 

  这些动辄上百元的所谓保健品,实质上是些普通糖果,出厂价最便宜的每斤仅几元钱,最高的也不超过20元。警方通过侦查和审讯后发现,主要犯罪嫌疑人可谓“一假到底”,他们为自己杜撰了“院士”“干细胞疗法负责人”等头衔,并虚构产品疗效,甚至有的嫌疑人连名字都是假的。
 

  “进群者必须50岁以上”
 

  2021年10月下旬的一天,退休多年的韩红英随某旅游团去河北秦皇岛旅游。途中闲聊时,一位同行的老人说,在一个网络直播平台上,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专业“讲师”讲养生课,“‘讲师’是有医学专业背景的院士,50岁以上的人都可以免费看直播,而且还可以答题领红包”。
 

  听到这些介绍后,韩红英考虑到自己有关节疼,盆骨骨折过,颈动脉还有斑块等,就动了心。随后,她被拉入了一个名为“科学法养身班”的微信群。该群有成员200多人,群成员称呼群主葛某某为“大掌柜”。葛某某告诉群成员,只有50岁以上者,才能被拉入群。

  进群后,韩红英很快加入了听课大军。直播开始前,群成员在一个叫“微赞”的直播平台上,输入个人手机号和“大掌柜”发来的“门牌号”后,才可进入直播间。
 

  韩红英按照上述操作,进入后,发现直播时有两位讲师(尹某某、冯某某)轮流讲课。讲课时间多是在晚上8点左右开始,偶尔也会在上午某个时间段直播,每次时长约1个小时,几乎每天都会讲一次。
 

  相关介绍称,尹某某、冯某某都是医学专家,尹某某毕业于北京一所知名大学中医临床专业,是“北京某机构的院士”“干细胞疗法负责人”,有20多年的医药临床经验,对骨病、糖尿病、心脑血管病、癌症都有深入的研究。
 

  讲课时的直播画面中显示,“讲师”的后面经常摆放着一些醒目的奖杯、证书等。考虑到中老年人的视力状况等,“讲师”讲课时,还特意将一些重要的“知识点”手写到A4纸上,字也写得很大,为了更加醒目,标题还特意用红色加粗。例如尹某某在一次讲课时,在纸的正上方,写了“心气虚的表现”几个红色大字,然后在下面写了心悸气慌、烦躁易怒等6个表现形式。
 

  为了让中老年人“巩固知识点”,“讲师”还要求观众听课时,每次都要做好听课笔记。因为上了年纪,身体不好,又长期没有写字,韩红英写笔记时,手有些发抖,但她还是坚持做好记录。
 

  “讲师”每次直播时,还会出两道题,让观众回答。韩红英向《中国新闻周刊》提供的某次直播视频截图显示,其中一道题为:下列哪个成分可以清理肝脏毒素?并列出了四个选项:A、胶原蛋白;B、P40解毒蛋白;C、乳铁传递蛋白;D、酪蛋白。
 

  韩红英称,群成员如果回答正确,还可以得到红包鼓励。每个红包一般有几毛钱。在中老年人了解这些健康常识后,“讲师”就开始展示“含有上述成分的保健品”,让有相关疾病的中老年人购买。尹某某还表示,他自己的父母、岳父母也在吃这些保健品,并且效果不错。
 

  李杰称,犯罪嫌疑人让中老年人在群里答题领红包,有很强的目的性。这些题目基本都是围绕营养成分,比如问益生菌、维生素对人体有什么好处。中老年人领到红包后,提高了他们答题积极性,嫌疑人再顺势推出所谓的保健品,诱导他们购买。
 

  多位受访者称,尹某某有时还在直播时,介绍他开的一些中药处方,“他说一般患者最多用5服就会治愈,因此他在医学界被称为‘尹5服’”,“大家前期掌握了他们说的知识点,而且觉得他们都是专家,就纷纷购买他们推荐的保健品,也有人会根据他开的药方去抓药”。
 

  韩红英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她观看该直播,和购买这类产品的事情,被家人知道后,都表示反对,劝她不要上当,但她更信任“讲师”的话。再加上去医院看病很麻烦,一项检查要花不少时间,特别是疫情期间,到医院更不方便,所以她就坚持买这些保健品。
 

  因为自己颈动脉曾有斑块,韩红英曾花1396元一次性买了40盒雪莲雪肽。她称,“讲师”为让中老年人感受到最大的实惠,就鼓励大家买“黄金搭档”(指一次性购买多个不同产品)。
 

  在“讲师”的诱导下,韩红英陆续买了“针蓝果VC片”、复合益生菌冻干粉等十几款产品。她称,每次确定要购买后,先在微信群中交给“大掌柜”10元钱作为定金,货到了服务站(指实体店)后,可以自己去取,也可以送货上门,然后再把钱交给“大掌柜”。

  警方透露,在该起案件的被害人中,一位来自陕西的老人总共花了6万余元几乎把嫌疑人推销的所有产品都买了一遍,其中有的产品还多次购买。
 

  韩红英称,听完课后,如果有问题,可以反映给“大掌柜”,再由其反馈给“讲师”。有群成员曾质疑,为什么服用了一段时间后,感觉还没缓解症状?“讲师”则回复称,效果不会立竿见影,需要坚持吃才能看到效果,不要半途而废。
 

  今年5月27日,韩红英看完当天的直播,并做完了当天的笔记。此后,一连几天“讲师”都没有上线。她不知道的是,5月30日嫌疑人已全部落网。
 

  包括韩红英在内的多位被害人说,听到他们被抓后很惊讶,“现在才恍然大悟,觉得家人的劝告是正确的”。一位被害人表示,她前几天体检,从体检报告看,她服用这些保健品后,“什么效果也没有”。
 

  主要嫌疑人皆成“亿万富翁”
 

  在抓捕前,警方对嫌疑人的前期侦查工作已经做足了准备。办案民警从网络途径先获取相应线索,有了线索指向后,开始实地摸排走访。
 

  5月中旬,办案民警来到淮南市田家庵区前锋村开展走访,发现一个售卖保健品的实体店,该门店位于一座老式居民楼的一层,从外观看,非常不起眼。
 

  李杰称,这个实体店连门面和招牌都没有,所以引起了警方注意,并怀疑里面销售的产品可能存在问题。警方发现,里面销售的所谓“保健品”,包装盒上并没有俗称“蓝帽子”的保健食品标志。
 

  蓝帽子标志(Blue hat sign)是我国保健食品专用标志,为天蓝色,呈帽形,业界俗称“蓝帽子”,也叫“小蓝帽”。蓝帽产品是由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保健食品标志。
 

  办案民警徐扬称,经过核查,这些产品都是一些没有任何审批标识的食品,且不具有任何保健作用或者药用价值。民警进一步侦查发现,这家门店负责人李某为这些产品在淮南的代理商。他在淮南市共开了4家实体店(田家庵区2家,谢家集区和凤台县各1家)。
 

  随着侦查深入,民警发现实体店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大公司”,这家公司注册地在山东某市,公司核心成员为尹某某和张某某。他们在全国发展了200余家代理商。淮南代理商李某还招聘了8人建了8个微信群,拉当地中老年人进群,这些群主被称为“大掌柜”。像韩红英这样,加入微信群的中老年人全国多达26万余人。
 

  5月23日,淮南警方在固定了大量证据后,确定这是一个专门诈骗中老年人钱财的犯罪团伙,立即成立了专案组全面展开侦查。此前,发现该案线索和收集证据的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分局网安大队向市局做了专题汇报。因该大队具有侦查职能,所以分局决定由该大队主要负责查办此案。
 

  5月30日,淮南市公安局统一督导协调,田家庵分局负责指挥,网安、刑侦、治安、经侦等警种联合行动,出动40多名警力对这个公司的淮南代理商和位于山东某市的诈骗团伙总部开展收网行动。在山东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共抓获犯罪嫌疑人26名,其中包括淮南9人(李某和8名“大掌柜”)和山东的尹某某等17人。
 

  办案民警透露,淮南的8个微信群,共有成员上千人,“他们在线上卖产品,线下又有实体店,这让很多中老年人相信这是一家正规公司。他们认为有店在那儿又跑不掉,也就相信他们的产品是正规的”。
 

  民警发现,该案两名主要嫌疑人尹某某、张某某在近一年的流入资金就超过了3亿元。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两人各自赚取非法所得超过1亿元。
 

  民警在检查尹某某妻子的手机时,发现其手机银行上的余额有2000多万元,另外还在其家中发现38公斤金条。尹某某交代,因为有这么多的钱在账上让他感到不安,所以就买了1500万元的金条存放在家中,作为留给女儿的财富;民警检查嫌疑人张某某的手机,也发现手机银行上的余额有4000余万元。
 

  给老年人“扣病”“下危机”
 

  该犯罪团伙被打掉的同时,警方还查获了大量的虚假保健品。《中国新闻周刊》在淮南市公安局田家庵分局网安大队采访时,办案民警向记者展示了数十个产品。从外表看,这些虚假保健品包装精致,名字也起得很有迷惑性,如雪莲硒肽片、蓝果VC片、复合多维鳖合钙、人参四物膏、铁棍山药粉、阿胶固元糕等。
 

  据嫌疑人交待,这些产品是他们联系一些食品加工厂生产的,属于糖果或固体饮料,出厂价每斤在几元钱到20元不等,并不具有保健功能和药用价值。
 

  查扣这些产品后,警方还聘请了淮南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这些产品进行鉴定,结果也是其不具有治疗作用。
 

  经过审讯,两名主要犯罪嫌疑人的更多往事和作案细节也进一步明晰。尹某某曾在北京一家公司做过销售,他曾在北京一家医学类高校上过专科,因此对药理知识有一定了解。尹某某称,其职业药师的身份是真的,但从没在医院工作过,所谓的某某院士、干细胞疗法负责人、20多年临床经验都是杜撰的。而张某某原来曾在商超打工,更是毫无医学背景,对医药一窍不通。
 

  警方透露,尹某某与张某某今年都是40岁左右。他们还都做过保健品销售工作,2020年两人在山东的一个食品展销会上认识。因看到保健品具有可观的利润,便于2021年4月,合伙在山东注册了一家生物科技公司,并发展全国代理商,聘请“讲师”,开设网络直播间。
 

  该团伙与代理商合作时,并不签合作协议。为了更好地管理中老年人,有些代理商还招人建微信群并当群主(即“大掌柜”)。这些虚假保健品的销售价格由尹某某和张某某来定,他们与代理商制定的利润比是五五分成。比如,一个老年人通过代理商下单,要买1000元的产品,代理商收的这笔钱后,可以直接扣掉500元,将另外的500元打给总公司账号。
 

  尹某某和张某某还聘请了冯某某做“讲师”,并为冯某某杜撰了某某医师、营养学专家等身份。事实上,冯某某只是一名技工,也没有医学背景。就这样,尹某某与冯某某二人向中老年人出镜直播。落网后,冯某某交代,他在直播时用的名字都是假的,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他获得的分成高达36万元。
 

  犯罪团伙还制定了专门针对中老年人的话术,其中尹某某是话术的主要制定人。比如,如果有人问,这些保健品为什么没有小蓝标,对应的话术便是“这是新资源产品,不需要小蓝标”。
 

  在警方查获的聊天信息中,有老人询问癌症患者是否可以服用他们的产品、有的患者服用产品出现不良反应怎么办,该团伙成员就利用事先制作好的话术回复称“都可以服用”“服用后的排毒反应”等。
 

  警方透露,该团伙在全国招聘的代理商(目前有材料和证据证实的有200多个),他们年龄从 20多岁到50多岁不等。他们如果回答不了一些客户提的问题时,就会反馈给总公司,由客服答复,“遇到这种情况,尹某某和张某某就让客服先上百度搜索,然后将答案通知代理商,再反馈给中老年人,如果百度回答不了,就让客户及时去医院就诊,并谨遵医嘱”。
 

  该团伙总公司客服人员基本都是20多岁的年轻女性,她们很多都是中专或高中学历,也缺少医学常识。她们的日常工作就是向全国代理商传达各种话术,同时收集代理商报上来的订货单,她们统计后发货。
 

  李杰称,他们话术中明确提到要给中老年人“扣病”和“下危机”。前者是指,当他们在微信群中谈到自己哪里不舒服时,回复他们时,就说他们缺失某种营养成分,长期缺失就会引发病症;后者是指,要夸大病情,让他们产生恐惧感,进而会多买他们的产品。
 

  “90%的受害人瞒着家人”
 

  《中国新闻周刊》从办案民警处了解到,落网后,尹某某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他表示非常后悔,没想到自己是这个结局,也不想有这个结局。他称,他的行为给中老年人造成了两方面的损害,“一是钱财的损失,二是病情的延误”。
 

  “如果你的父母遭遇这种诈骗,你会有什么感受?”尹某某的主审民警李杰问道。尹某某答道,他的父母今年都60多岁了,也有一些疾病,如果他们遭遇了这种骗局,“我会非常气愤”。
 

  办案民警称,该涉案团伙为追求利润最大化,他们在找合作的食品类企业时,也会精心挑选对比。
 

  《中国新闻周刊》查看这些虚假保健品上的文字看到,为该团伙生产过的企业遍及山东、河南、安徽等多省份。其中,有一家位于山东某市的企业与该犯罪团伙合作了20多个产品。
 

  李杰称,警方在对被害人了解情况时发现,90%的被害人没有将自己购买这类所谓保健品的经历告诉家人。他说,“这类群体很多人已经退休,自己有点积蓄,花钱时不用向子女伸手。他们被‘洗脑’,进而对这些产品疗效深信不疑后,也怕家人阻止购买。同时,很多老年人也不和子女住在一块,子女也不太容易发现他们在悄悄服用这些东西。再加上,这些团伙成员给他们推销时,阿姨长、阿姨短的,让他们产生亲近感。”
 

  他称,该案涉及被害人众多,目前,围绕被害群体的梳理核查工作正在紧密开展。因长时间接受该保健品骗局,有些老年人被“洗脑”得非常彻底。甚至,在该团伙被打掉后,有的老年人还是认为这些产品服用后“有效果”。
 

  《中国新闻周刊》了解到,该案中的被害人中,有的甚至受过高等教育,有的甚至在退休前还是正规医院的工作人员。警方表示,老年人随着年龄增长,应变能力、反应速度、思考问题的方式等都会发生变化。不一定学历高、有医学职业背景就不会上当。有的即便学历高,但在专业性知识方面也可能匮乏,嫌疑人又故意给这些产品起了些诸如雪钛、胶囊之类的名称,增加了迷惑性。
 

  李杰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假冒保健品的养老骗局性质恶劣,其危害不仅是让老年人蒙受财产损失,更会因延迟就医,给他们造成病情加重的危险。希望更多中老年人,特别是老年人能从这个案件中吸取教训。
 

  目前,该案嫌疑人还处于刑拘阶段,警方即将向检方提请批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