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说“在战场上就怕笑,因为看不到任何希望

“冲锋是这样的,开始大家都是步行,会在枪林弹雨中做着战术动作晃日军的瞄准。身边不断有人倒下,没有人去救援,大家继续前进,到了一百米以内才开始猛冲……”
 
“白天除敌机狂轰滥炸外,日本人还在兵舰上升起氢气球,用来俯瞰控制战场。敌人榴弹炮一射几百发,爆炸力与杀伤力太大了。到了晚上,敌机停止了进攻,我们部队才开始行动,给养才开始送,伤员向后输送。这时候,步兵第一线才开始剧烈战斗,步机枪、迫击炮声不断,火光燃红了天空。”
 
 
“我们的装备极其简陋,一个步兵连只有三挺机枪,五十多支汉阳造步枪,而且残缺不全,有的枪膛里没有来复线,有的用麻绳系着机柄,以防失落,但我们英勇不屈,与日军死拼。”
 
“阵地的前方,一些被炸伤刚醒过来的弟兄,他们心里明白已经爬不回阵地了,也知道不会有人能够救他们回去了。他们尽力地爬向身边的伤兵,两个、三个凑在一起,相互往身上绑手榴弹,然后就不再动了。当硝烟扬尘漫布中,鬼子坦克冲过的时候,他们这些——地雷,就会一个个炸响。”
 
“一路上全是尸体,都是那些运不下***在半路上的伤员。因为天上都是敌人的飞机,我们的伤兵晚上运不完,到了白天遇到敌人的飞机袭击时运输兵就只好扔下伤员躲避了,就这样一个月下来,从罗店前线到后方的路上都是尸体,运也运不完。”
 
“淞沪会战的时候,我们的士兵大多数都没有作战经验,在上海打巷战,有一个营被人家在两边堵在巷子里头打,就这么一个不剩全部死光了,真的很惨。战场上的经验是要用很多人命去换回来的,我们当时往往是凭着热血一支部队一支部队地全部拼光。”
 
“我们很多战士因为没有武器而战死,也有很多战士因为不熟悉武器而战死。特别是使用缴获过来的日式武器,因为士兵们没有足够的训练,不知道很多武器的使用禁忌,以至于很多人是端着机枪死在刺刀下的。”
 
“我们的步兵基本没有使用坦克的知识,当我们缴获到坦克的时候怎么办呢?往往是用车拖着他们到鬼子战壕前,装模作样用炮瞄准,其实就是吓唬他们出来用机枪扫。就是这样的一群土得掉渣的人们,硬是扛住了鬼子的现代化精锐。”
 
“我们很多战士,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就死在敌人的炮火中。很多人死的时候身上连伤痕都没有,但是在我们抬走他们的尸体时,有些尸体会忽然七孔流血,黑色的血,很吓人。后来我们知道,这是被震死的。”
 
“我带过这样的新兵,他们在和鬼子拼刺刀的时候,竟然没敢把刺刀往人家身上捅。我们的士兵太善良,他们都是被逼起来抵抗的农民,所以怎样让他们杀第一个人,往往是连长排长很头疼的事情。”
 
“每一个经历多场大战都死不掉的老兵都有绝活,在死人堆里练出来的绝活。我有个兄弟凭感觉就能知道几十米内有没有活人,而我的绝活是在近身肉搏中永远不会倒下,在上百次的贴身肉搏中站起来的人都是我。”
 
“在集群冲锋中,拼刺刀根本就没有花哨,就是冲上去对准敌人一捅!如果被敌人格开就全速从他身边冲过,用刺刀尖划过去或者用枪托砸过去,划不划中或者砸不砸中都不要管了,冲过去就是。如果敌人先出手,就等他的刺刀到了身前格开,然后还一刺刀,或者根本不管他刺过来的刺刀直接反刺过去。我们就是用这样命换命的打法弥补刺杀技术的不足的。”
 
“冲锋的时候,都是排长、连长打头,有时团长也会冲锋,很勇敢的,我就是因为一次战斗排长、连长都打光了被临时任命为排长的,后来因为打了胜仗,我的排长就一直当下去。”
 
“是人都怕死!可我们哪次冲锋没有挂满手榴弹的敢死队扑上去炸开敌人的缺口!很多战士一冲到敌人群里,就会拉响手榴弹拖着几个敌人***,我们都知道拼刺刀拼不过,这样打最占便宜。”
 
“宁见老兵哭,莫见老兵笑。百战的老兵在面对一些死仗硬仗前经常会在长官面前哭闹讨价还价不愿上,在一些处境很危险的时候也会哭丧着脸,这没什么,该怎么打还怎么打。但如果在一场恶战中,看到所有的老兵都笑容满面的样子,就坏了,这是大家都看不到生还机会时才表现出来的无所谓……”
 
“老兵就那么几个,要慢慢地训练才能够再打仗,还要武器配备,不是想的那么简单。打完一场仗以后,死的人很多,武器也损失很多。仗难打,我们的思想也动摇过,都说这仗没法打。可当鬼子登陆,真的攻上来时,都又不要命了。每次子弹打完,还活着的战友,就向敌人发起决死冲锋。”
 
“你要是真的看到过成百上千川军将士一起声嘶力竭喊出——国存我死,这句遗言般的口号,割草似地整片被打倒却前赴后继的场面,你才会明白什么叫壮烈!什么叫震撼!”
 
“旗帜,是军人的生命。我们在战斗中只要看到自己的旗帜就知道自己为什么而战。哪怕它已经千疮百孔,我们依然相信有一天它会插遍中华大地。”

标签: